沈从心
乐正绫love,对喜欢的人十分狂热,触到雷点几率随机,总之是个好说话的人。但别说我天使坏话,说了也别让我看到。谢谢合作。
 

还是凡人好,我喜欢的神明是可以从神坛上拽下来的那种,能够让他发疯,能够让他沾上污泥,能够让他露出小狗般的讨好微笑的,能够让他拽着胸口的仅存布料哭泣到无法呼吸的那种神啊。过于完美的神只会让人想要去反抗,即便会被从世界上抹消,也会不由自主的站起来向他的胸口投掷出最后一支长矛。反而是凡人有着神一样无可侵犯的心更令人兴奋不已。反差真好。

其实只是讨厌那种只会用冷冰冰眼神看向万物,连自己的心都和手心一样冰凉的人了。那不是人是玻璃娃娃,是不会摔坏的玻璃娃娃。临川以前有点这毛病,楚欲辞也是。超烦。

 

考完试了最近压力太大让我再发泄一会吧。

想要,花吐。从想对你说出那句话的喉咙深处诞生的阻止声音的花朵,我爱它比爱你更多。

我是全世界最自私的人。

我或许更爱我自己。

 

还有本来硬硬的,鞋子的跟可以敲出清脆的响声的玻璃湖面,迎着朝阳本来发出明亮的光线,但是当你对着美丽的朝阳发了一会呆之后,突然觉得脚上有点粘稠的感觉,低头一看,玻璃的湖面正在融化,一点一点把整个人都卷进湖底,然后在夜晚逐渐凝固,又一次被朝阳,被月光,被漫天繁星照亮,反射出晶莹的反光,就此掩盖了在湖底本来清晰可见的千千万的白骨,我与不知是谁的白骨相拥,就此隔绝了氧气,沉睡过整个纪元。

 

三年过去了,还是总是梦到一条条透明的深海鱼被我慢慢拽出骨架的梦境,一片有着光的蓝色水底,旁边是某个白色塔状建筑水下的部分,还有一条长椅,被拽出骨架的鱼慢慢在水中像树叶一点点飘落,骨架直落到底,没有一点声息。静。拽完之后我就扶着墙转了一圈,去找楼梯,顺着螺旋的外围楼梯,扶着扶手,一点点挪上楼,走了很久很久,明明那种清澈的能照下光芒的海水不应该那么深才对,但是的确,越来越亮,在我走上水面的那一刻,月亮亮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海水轻轻拍打着脚下的建筑,吹上来一点点咸涩的气味。我的脚下是平台,于是我湿漉漉的走向那巨大又看不到塔尖的白塔,回到自己的房间。是试验品??我也不知道,反正有穿着白大褂的人来问我问...

 

人坐着飞机,在窗子里看着马上就要碰到飞机的沙尘暴一点一点一点一点的距离拉远真的是巨爽吧,爽死了感觉好像吸大麻

 

想给程程穿那种,衬衫的材质一直连到腿,上身就是普通的衬衫形状,下身是用衬衫材质做的短裤,里面什么都不穿。巨想看。他大概会当机立断的杀了我,或者给我三点五秒的时间留遗言吧。。。算了我可以用多轮回10万遍来威胁他~~【闭嘴你个无良作者】虽然弯是弯的,但是穿衣服相当保守啊,衬衫,高领黑毛衣,绿色表带,灰色连帽衫,黑色棒球帽。学学你对象穿的。。。稍微散发一点荷尔蒙不好吗。

 

我是沈陌,现在是第一世界线,我死了,给临川发了短信让他跑,结果他过了一会找过来了,就打着伞盯着我的尸体瞅,还他妈笑。艹,我记住你了,日你大爷。

我是沈陌,现在是第二世界线,本来我应该不知道这些的,但是就是想起来了之前的事情。临川来的时间比上次短,估计是记住我死在哪了。表情有点微妙,看不出来想什么。

我是沈陌,现在是第七世界线,临川那傻逼不知道对我的尸体做了什么,现在正在雨里发愣。

我是沈陌,现在是第八世界线,他好像又试了一遍,并没有什么卵用,又一次发愣。

我是沈陌,现在是第九世界线,他又试了一遍。没用。

我是沈陌,第十世界线,没用。

我是沈陌,第十一世界线,没用。

沈陌,第二十七...

 

世界掉落在你的眼中。

 

发现喜欢的CP大概都是两段式的感情,太中分双黑和长大后,零晃分俺零期和UNDEAD期,龙绫其实!也能分成长大前和长大后【瞎编的】喜欢在漫长黑夜中追逐前方身影的人,并肩而行是很浪漫但我喜欢的是人而不是两个神仙谈恋爱,少年人向前追逐的身影比什么都要美,不管他最后追没追上,反正他追了,这就够了。

而且我特别喜欢宿命感,无论是BE还是HE只要宿命感渲染的够我都会乐呵呵吃下去,倒也不是信命,如果有一天我知道自己的命运大概也会拼了老命去抗争,赢了当然皆大欢喜,但输了也很美啊。

 
© 沈从心|Powered by LOFTER